15756186214

15756186214

推荐产品
联系我们
电话:15756186214
手机:15756186214
地址:
当前位置:德国足球焦点
林行止专栏:赛前性事
浏览: 发布日期:2020-06-12
2014年6月28日,2014巴西世界杯1/8决赛,巴西对阵智利。巴西球星内马尔的女友布鲁纳来到现场为男友助威。  IC 图        十五六年前,笔者曾撰文提及大炒家尼德霍化(V.Neiderhoffer)说他在市场决战(大手买卖)前夕,决不******。这位于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中没顶(连本金五千万美元都赔光)的大炒家,在一本非常有趣、有建设性(旁及很多古典音乐)的著作《一个投机者的教育》(The Education of a Speculator),对性事与投机(他为此铸造新字Spexual)有详尽与非常幽默的描述。他说******与发财有一共通点—静;闷声发大财,求财须静,******亦不可被人骚扰!除此之外,两者不可混为一谈,没有“协同效应”,绝不能“合并处理”。尼德霍化强调他在市场决战前夕,远离女色,那虽然是他的个人风格,相信也是不少大炒家的共同守则,因为******会分心分神,欲在市场上下其手且有所得,必须全神贯注全力以赴才望有成。        尼德霍化还说他高小时参加校际手球(Handball)比赛,连胜数场,夺标在望,哪知球场旁边突然出现一名“可能是美国东岸第一位”穿比基尼的少女,令他神情恍惚,以至不能集中精神,结果反胜为败。1974年他以普林斯顿大学代表身份参加全美青年壁球赛,入围,全国冠军唾手可得,哪知专程来作专访的《每日新闻》女记者,美艳不可方物,令他心旌摇曳,以致无心恋战,连场败北(后来他赛前“不近女色”,连夺五届全美壁球冠军)。当然,尼德霍化的经验不能放诸四海而皆准,他对女色的看法,绝非对女性不敬,只说明了女性魅力太大,令男性神魂颠倒分散了注意力而已。        写了数百字旧事,旨在引出今届巴西世界杯前夕,不少国家队领队均郑重告诫“为国争光”的球员:“比赛前夕不要******”。这些政府高薪招聘的球队领导人不是无的放矢,因为医家研究结果显示,比赛前夕不纵情醇酒美人的享乐(Abstinence),会令球员保持最佳体能,而这与赛事优劣有正比例关系。事实上,比赛前夕应如何“生活”,运动员才能以最佳状态落场,是从古希腊奥林匹克运动会时便已存在的争议——大家也许早就知道,古希腊人视男性精虫为“雄纠纠男性气慨”的根本——为了在球(运动)场上踢(打)出好成绩,不少球队队员被温馨提示或严厉警告于赛事期间抛妻子弃情人。墨西哥的总教练要他的球员“斋戒”四十天,他说:“我从未见有人不近女色四十天而赔上性命!”今届墨西哥队中道崩殂、半途出局,止步十六强以二比一败于荷兰脚下,显然不输于脚力(假设球员们都听领队的话“过夜”)而败于脚法和运气!        究竟性事与体育活动有何关系?为寻求科学性答案,出版《科学与药物学报》(Journal of Science and Medicine)的ASICS(拉丁文,意为“健康心智与强壮体魄”的缩写)协会,去年10月22日在泰国度假胜地普吉岛召开了一次为期四天的国际会议,伊朗德黑兰Shabid Beheshti大学医学院一名助教宣读的论文,指出“******活动”若于“事(如炒卖如体育赛事)前”十至十二小时进行,应无大碍,“对运动员的‘产出’没什么负面影响”!这是作者对多名(www.universityworldnews.com没引述具体数字)运动员进行“性事前”和“性事后”多项(包括握力、体能、平衡、正面及侧面反应及最大摄氧量〔V02max〕)测试的结果。        不过,性事与体育运动成绩,因体质、年龄及生活习惯不同而互异,那意味着学者的研究不是“通论”,比如greatist.com在《性与体育运动》短文中,指出拳王阿里服膺大哲柏拉图的看法,在比赛前夕不近女色,以免影响赛绩。可是,另一拳王泰森,却无女色便不能勇猛痛击对手。泰森和畅销书作家史隆明(L.Sloman)去年合撰《真珠冇咁真》(Undisputed Truth)一书,对他的性生活有“具体而微”的透露……他于1992年3月20日因******罪被判刑,待入狱的约一个月期间,他周游全国,以和他的女人上床的方式“告别”友好;而主动要和他******的女人以百计,何以他仍会因******而入狱?        血气方刚的运动员,不理会足球教练的话而倾向认同那位伊朗学者研究结论的,似占大多数,这可从2012年伦敦奥运会时“奥运村”消耗了十五万多只男用避孕套获得实证(伦敦世运因此有“最色情奥运”[The Sexiest Olympics]的别称)。事实上,巴西退休名将罗纳尔多2002年(是年他二十六岁)在巴西夺得世界杯后对记者说:“性事助我集中精神,在若干赛事前我尽情享乐。赛事前夕******令我的表现较出色!”(5月27日Salon.com转引巴西电视的访问)。比赛前夕应否“斋戒”,看来因人而异,不能一“文”定音!        参加世界杯初赛共三十二个国家队,那意味着球员的母语起码有二十种之谱,他们中不仅有很多人不会英语,裁判也然。不同母语的同队球员,可用教练自创的手语,肢体及当地简单语言沟通,但球员与裁判在国际赛事中如何交流,是个长期存在迄今尚无法解决的老大难!众所周知,在职业足球圈,球员“买埠”是常事,非洲球员投入英国球会,也许很快学会几句日常应用英语(以英语比较简单易学且随处可见可闻因此较易“上心”),但去西班牙、墨西哥、乌拉奎或广州和香港“踢波”的外来球员,要学晓可与本地队友及球证对话的本地语言,便有很大难度。这种情况,令足球圈发展出一种类似聋哑人用的手语,让同队不同国籍的球员及球员与球证之间不致在九十分(或一百二十分)钟赛事中“不相往来”。        因在语言上无法与球员沟通而被指“不适合当国际赛事裁判”的最新例子是日本的西村雄一,他为2012年“亚洲(足球)裁判年度人物”(Asian Referee of the Year),又为2010年南非世界杯排名第四的裁判,此次他大受各方责难,皆因他不会说半句日语以外的语言,以至在一场克罗地亚对巴西比赛中,引起重重误会而遭有关球会投诉……笔者相信下届世界杯的裁判,一定得懂几句国际足总指定的“官方语言”(并编汇以这些语文写成的“足球字典”)包括英、法、德、意、葡萄牙和西班牙文,才能入选。        今届世界杯引起球迷及非球迷共同注意的,还有“哨牙苏(亚雷斯)咬人事件”,在乌拉奎对意大利赛事中,“哨牙苏”咬对手中坚基耶利尼,在电视镜头下,“咬肩”无所遁形,咬人者遂被重判未来四个月不准在全球参与任何足球活动,当然包括世界杯余下赛事,同时被罚款十万瑞士法朗……此事虽在乌拉奎引起“公愤”,但利物浦与切尔西于2013年4月一场赛事中,“哨牙苏”大力咬了切尔西的B.Ivanovic的手臂……有此“前科”而遭重罚,咬有应得!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在用脚或用手的赛事中用口咬对手?心理学家的分析大致认为是“挫败感产生恶向胆边生冲动”或患上“控制冲动障碍症”有以致之,不过,这亦可能是被对手“暗算”的还击。在1997年6月28日赛事中,拳王泰森便咬下对手E.Holyfield右耳上缘一块肉(最近美国有一广告片,拍摄泰臣奉浸于甲醇的一片耳肉敲EF的门,说要物归原主),对此泰森直认不讳,在刊出全页咬耳情景彩图的《真珠冇咁真》中,泰森辩说这是由于对手用头猛撞他多次迫不得已的反击;但以牙代拳,泰森亦不得不承认这是令他声明狼藉之战(Infamous Fight)。因有二咬的斑斑劣迹,脚法极佳的“哨牙苏”恐难跻身国际足球名人堂了! 澎湃新闻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。新闻报料:4009-20-4009